一沉左一

(*ˊૢᵕˋૢ*)来玩啊

【占祭合志印调~】

良辰し@占祭合志了解一下_:

    请点开~(这个不是链接啦)


    这里是占祭合志的印调/经过上次安利企划的筹备后占祭终于也要拥有第一本合志啦~


    印调关系到合志的预售情况,请大家务必认真如实填写♡


    参本老师如下~(排名按照字母顺序)


◎画手组:


@一沉左一


@初雨落


@鳄鱼不是咸鱼


@Himalayas🌟


@六厌-Hz


@明晴飞花


@R&O&E(开学长弧)


@珊琳山林30


@WUSAKI兔


@Wendy。温蒂


@喵莺子


@咸鱼江L


@牙川不会发发


@子吟


◎文手组:


@Arrivederci心情低落


@风汐秋飒


@合鸟迟


@良辰し


@溟霏君(周更君)


@偏洲


@歪歪❤️oub


@绾乄瑾


@一只梦溪


◎主催:良辰し


◎友情负责人: @scp-re


◎友情协助: @S_C_


◎印调链接戳这里/若失效请看评论区哦


https://f.wps.cn/form-write/GKcGFFKa/


邀你填写「占祭合志印调~」


◎谢谢支持~啾咪♡

我!钓到了!

我钓鱼执法!勾搭到了超喜欢的太太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神仙太太!!!!之前太怂不敢勾搭!!!赚大发了!!

原地仰卧起坐!!!

暑假(对是暑假)的半成品
本来打算参加企划画的,结果突出死线…嘛嘛
!国庆快乐(*'▽'*)♪!

(。>ㅿ<。)…没咕!
劳斯们都超厉害(ง •̀_•́)ง!

安妮_all医合志了解一下:

◣ 一宣 ◥

《凡尘教堂-count on me》

◇ all医

◆ 第五人格衍生all医同人图文合志

大家康完我和我的祖国之后大家可以来康康我们和我们的all医合志

预计10月3日开始预售,大家可以先收藏嘛

合志预售链接会在今天之内晚一点点放出来

p5挂画链接◇◆封面挂画链接戳这里!◇◆

(因为发货原因所以挂画在另一家,喜欢的记得要戳这里嗷)

买大全套的朋友可以凭确认收货截图去群里找客服西湖醋鱼退5R

需要代拍或者想要了解更多的可以扫p6二维码进群,群号:808017780

会在转发和评论中抽两位幸运儿分别送一本合志本体或一张封面挂画

接下来的二宣会放出更多关于合志内容的信息!

◆ 代理:牛奶究极进化 ◆

◇ 刊本信息 ◇

规格:A5

售价:65RMB

字数:7w左右

页数:130p以上

预售:10月3日20:00—11月3日23:59

前35拍下送艾米丽身份证一张

◆ 周边信息 ◆

挂件:20RMB/个

明信片:15RMB/套

封面挂画: 40RMB/幅

◇ 预售信息 ◇

full set大全套:合志本体+艾米丽花嫁挂件+明信片一套+封面挂画  135RMB/套

单独购入合志:合志本体  65RMB/本

周边大礼包:艾米丽花嫁挂件+明信片一套+封面挂画  75RMB/套

◇◆ STAFF ◇◆

主催:安妮

副催:杰克 @血腥好运_BlackJack 

画手:

大概@大大大大概

水母@水母君(水母酒)  

沉左@沉左 

茶子@呦呦的茶子 

氵及@氵及  

德蒂@哈——好困 

JIN@-JIN-snow 

岩崎 @花花公子帅章鱼 

文手:

冬年@冬年 

不秃@不秃不秃 

次子@次子 

杰克 @血腥好运_BlackJack 

安妮 

 

外封封设:@山河长诀 

校对:安妮

宣图/排版: @三日萤 /@山河长诀 

经过几轮紧张刺激的鸽王争霸大赛,评委们纷纷表示本届冠军肉质相当鲜美


◇◆ 文字试阅 ◇◆

【摄医】巴黎假日-Jackie

“我并没有想占您便宜的意思。”可怜的游客只得急慌慌地摆手:“您要是觉得不公平,我可以付你钱,或者...”

而他的轻笑又打断了她手忙脚乱的解释:“我只是开玩笑而已啊。不过,也并非无偿...”

艾米丽下意识攥紧了自己的裙角,在等待他答复的几秒钟里,她只觉得时间被无限拉长,她的耳朵开始充血嗡鸣,她听见最前方两米桌子上吃剩的炖牛肚上盘旋的果蝇的嗡鸣,听见电风扇内部轰鸣里机械的韵律,听见黑白电视机里,男主角轻声对公主说:“don’t try.”。

然后他开口了,一切杂音如浪潮般远去。那对浅蓝色的眼睛眯了眯,细碎的光像流珠般纷纷坠落,令她目晕神眩。

“代价是,让您当我的模特。”

【殓医】完美情人-jackie

我想杀了她。

年轻的入殓师一边想一边握紧自己口袋中的手术刀,他缩在墙角的阴影里,单薄的皮肤呈出病态的苍白,像一只匍匐在潮和暗中,没有血色的毒蛙。

【空医】吊桥效应-安妮

“听我说玛蒂,我现在的状态,根本没办法保证在跳下去的时候还能保持清醒”

艾米丽凑近玛尔塔的耳边,像情人之间互相诉说着爱语那样亲昵的和她交代接下来的事。

玛尔塔张了张嘴想要说点什么,被艾米丽直接打断。

“难道你想看我这样子不明不白的死掉吗?”

“现在能让我们都活着的方法,只有你背着降落伞,带着我跳下去,只有这样,我们才可能存在一个幸存的机会。”

艾米丽将玛尔塔从地上拉起来,然后拉着她的手环住自己的腰,带她走到机舱门口。

“玛蒂,我现在非常的紧张,我感受到我的心跳正在加速,就像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

狂风吹散了她们的长发,她们站在机舱门口拥吻在一起,棕色的卷发和深褐色长发交织在一起难舍难分。

艾米丽对玛尔塔笑的很好看,就像她们曾经每天早上起床时的相视一笑一样,既轻松,又充满了依赖。

【杰医】Kiss me-安妮

[ 和我,约会吧。]

她微微的小喘着气推开办公室门。杰克握着签字笔的手一顿,墨水来不及被带开,在白色的病历表上留下一个显眼的墨点。

或许是跑过来的又或是因为别的原因,艾米丽白皙到有一点苍白的脸颊上晕着一点点不自然的红晕。

碎发没有完全的被乖乖的梳上去,而是有几缕略微俏皮的散落在沾着点点汗水的额前。她的眸子好像盛着星星湖水,倒映着杰克呆滞的模样,好看极了。

“和我约会吧,杰克。” 

她似乎很紧张,那只下意识紧紧的攥着自己的衣角不放的左手,精巧的骨节都微微泛着白。
“好啊。”半晌,杰克的视线渐渐开始模糊,好像有什么不知名的情感一股脑的涌了上来,让他有种窒息的难受。

他感觉得到他的嘴巴正一张一合,他仿佛听到了自己颤抖的声音:

“好啊,亲爱的。”

【园医】从朗伊尔宾到乌斯怀亚-次子

有一天她下班,没有参加聚会和烘培班,愣愣的站在一家花店门口,下午五点半的太阳处于天空中微妙的位置,因为月亮已经有了小小的尖,星星还很黯淡。
 
艾米丽走了进去,就好像整个世界都凝固了一样,泼掉的可乐停在空中,一只狗还没有咬住树枝,月光还没有照亮一片银杏叶。

【律医】中场休息-次子

弗雷迪就在大门外,他正准备敲门,艾米丽就提前把门打开了,两人猝不及防的见到了彼此,一时间都愣在原地。

他们都无言却默契的走了一路,一直到上了火车,弗雷迪才开口说:“艾米丽女士,你过的怎么样?”

艾米丽支着下巴冲她笑了一下,就像十年前弗雷迪第一次和她靠近,在三月狂欢的人群中,弗雷迪却觉得千言万语都没办法形容那种心情,她说:“过的不好。”

两人都不再说话,可在这场三个月的中场休息结束后,他们下定决心要和对方纠缠一辈子。

【裘医】梦魇-不秃

无论何时,只能用笑容面对孩子。这是每个小丑都遵循的行规,可不知怎么,每次看到那般假笑,莉迪亚都会心里发憷。尤其是现在,哭泣小丑骑着独轮车在高空钢索上缓缓前行,她更是怕的不行。

当心里强烈预感到有坏事时,那么它一定会发生。原本平稳行进的小丑毫无征兆地失了衡,径直坠落。一时间,各种噪音充斥着莉迪亚的耳朵。掌声如雷鸣,欢呼如潮涌,观众们纷纷向前排蜂拥而去,欢笑声盖过了小丑的哀鸣。

他会死的!

【佣医】THE KID IS NOT MY SON!-不秃

清风掀起窗帘的裙摆,俏皮地在他们身边转了个圈,伴随着艾米丽如水般的笑容,奈布隐约嗅到了儿时田间的花香。他似乎产生了一种错觉,现在这间有些杂乱的小屋子就是他们的家,他就像一个普通男人,有着美丽贤惠的妻子和可爱活泼的孩子,日子平凡地流淌。

没有冒险,也没有敌人,却肩负着更重要的责任。

【all医】站在爱意蔓延的十字路-若艾米丽被绑架了-冬年


水课+水画
香香的新金皮,初一看很诡异美,越看越觉得这款式怎么那么美少女战士…
时间太少,看缘分翻成网图吧

狙击(这坑……可以看下前文)

当猎物恐惧达到了极点,肾上腺会在他们的血管里激荡,飞速传染名为胆寒的病毒。这时他们拔腿而逃,徒劳地试图躲开那道被锁定的恶意目光。

女调香师紫水晶般的眼睛依旧陈如古井,右耳后大片的皮肤的感受到约瑟夫呼出的气息,涌过阵阵寒意。她站起身直视约瑟夫,抱臂面对他,快速眨动了几下眼睑。“先生,这个玩笑一点都不好笑。”

“西郊的威勒城堡。”绅士敲了敲手帐,铮亮的底部黄铜染上松木地板的暖褐色,影子被拉的老长,“你…不,我记得,我所调查的情报里,有人在奈尔家族破落的城堡郊外发现了翻新的土壤,里面有具女尸。”

  “……与我何关?”

  “不是很好吗,那里有大片大片的花海,以前经常听到的女孩欢笑声四年前突然消失了。”

   气氛陡然坠到崖底。

   崭新气派的城堡拥有擦得铮亮的黄铜门把和挂满祝福的金枝,有小矮人们的脚印和精灵的翅膀,破败老化的城堡只适合埋藏破落贵族的自尊和不见光的诅咒。

  “那个未知女孩假如能活下来,身量和年龄和奈尔小姐一样呢。”

  “……”

  “我听不懂,这也与我无关,先生。”调香师取出身旁橱柜的香条,来到写字台,从铺到天花板的书柜选读某书,不再理会他。

  约瑟夫认命似的叹息,眼睛敛去了最后一丝温柔的光芒。

   ……………

  我的小夜莺,你还没有飞出你的笼子,我来帮你醒来吧。

  他听到自己心脏猛地揪紧,眼前晃过了曝光过度的世界。

  他迈开步子,不受控制地朝书架走去。

  “我想想…是哪本来着…?对,第三个书柜的第8层左数第26本。”他蓦然伸手,修长的手指快速掠过烫金书脊。薇拉本用书挡住对方可能的进攻路线,听到这番内容急忙将手中的书扔出阻止对方前进。

  ……!不可以让他看到我和她的照片…!

  “你果然上当了。”

  男人做了一个伸向书柜的假动作,臂弯突然转变了角度,戴着手套的大掌触及了毫无防备的脖颈,他同时顺着下落的惯性腾出另一只手扣住女人的手腕,把钳住的手顺时针旋转了将近90度,毫不怜香惜玉地把她重重磕向写字桌,薇拉听见自己的下颌发出令人牙酸的声音,在几秒钟后传来钻心的麻痛。

  ……大意了,该清理一遍人手了。

破绽并不少。她本来就是以防万一躲在书柜旁,在对方做出来威胁生命的行为时可以拉倒书柜,争取逃跑时间。对方也应当阻止她的呼救后再抢夺。

“你居然……忘了我…明明……!”白发男子恶狠狠地按住薇拉的头部,狼头拐杖滚动的声音越来越远,巨大的疼痛使女人流出大量生理盐水。

   早就猜到对方动作的约瑟夫将她手边的墨水瓶抛到阳台的花盆中。

  她感受到生命和求生欲的流逝,恍若一枪打进头颅,蓦然她丧失了所有挣扎的勇气。

 

   ……谁可以救救我……

  ……约瑟夫……

 

  ………

  ………

  ……救救我!

  她突然觉夕阳的斜照冷了下来,一切都好像浸泡在盛满防腐液的罐子里,耳朵灌满了密水。

 

  一把西洋剑捅穿了面目可憎的男人,新鲜的血和空气同时激活了她麻痹的大脑。

  “”…约瑟夫……?”

和刚才的男人不同,被唤作“约瑟夫”的男人越过不明生死的肉块,连一个眼神都懒得施舍身后,他轻柔抱起薇拉,吻去她的泪水。

  “我会一直陪着你的,薇拉。”

  薇拉陷入深深的沉睡。

 

 

 

 

 

香香生日快乐!(^O^)

四个月前的稿子……原谅我吧,瓶颈图(∴◎∀◎∴)

存稿
太久没更了再不更要…。゚(゚∩´﹏`∩゚)゚。嘤
还有明日和驯兽师,什么时候填完了再补档(>ω<)